新闻资讯NEWS

中金网研报精选:国际煤价异动暗示未来全球经济复苏

发表时间:2020-05-06 23:12:39  作者:优德官网-优德在线体育-优德手机版  来源:优德官网-优德在线体育-优德手机版  浏览量:55

  资源集中于美国、俄罗斯、澳大利亚、中国、印度、印尼六大国家,煤炭出口国则对应各自区域市场。煤炭是当前主要能源之一,它不同于受国际政治影响较大的石油,其价格变化更能反映经济体运行情况。2019 年全球经济低迷,三大国际煤价指标于四季度出现分化,异常数据的背后或许暗示着下一轮复苏的先行者。

  根据用途不同,商品煤分为动力煤、炼焦煤、化工煤三种:动力煤主要用作动力原料,常应用于火力发电;炼焦煤具有较强的结焦性,可经过焦化生成焦炭,应用于高炉炼铁和铜、铅、锌、钛、锑、汞等有色金属的鼓风炉冶炼;化工煤以无烟煤为主,用作加工化学品的原材料。

  根据世界能源委员会的数据,截至 2018 年全球已探明煤炭可采储量约 10547 亿吨,主要分布在亚太、北美和欧洲地区。世界煤炭资源较为丰富的国家主要有美国、俄罗斯、澳大利亚、中国、印度、印尼,合计煤炭资源全球占比高达 70%。

  上述国家中,印尼、澳大利亚、美国、俄罗斯为煤炭出口国,其中:(1)印尼主要针对亚洲地区出口动力煤,是印度、中国、日本、韩国以及东南亚国家等大型煤炭消费国的主要煤炭供应国,其动力煤出口数量位列世界第一。(2)澳大利亚煤炭资源丰富,品种多样且品质较好,主要针对亚洲、欧洲地区出口,主要出口目的地有日本、中国、印度、韩国,其焦煤出口量领先其他国家。(3)美国主要针对欧洲、亚洲地区出口煤炭,其中印度、韩国、荷兰是前三大出口目的地。(4)俄罗斯近年来煤炭出口量大幅增加,主要面向亚洲市场。在中国限制澳煤进口、韩国新规对低硫煤的需求增加、日本及其他东南亚国家积极寻求煤炭来源多样化的背景下,俄罗斯煤在亚洲市场中占比不断增加,逐渐挤占印尼煤、澳煤的市场。

  在非洲国家中,南非拥有非洲最大的煤炭资源规模,也是非洲最大的煤炭生产国和出口国,其以欧洲、亚洲地区为主要出口地,印度是其最大买家。

  在南美洲国家中,哥伦比亚拥有南美最大的煤炭资源规模, 其已探明的煤炭储量均是高品质的无烟煤和烟煤,它也是南美最大的煤炭生产国和出口国,出口煤炭主要销往欧洲和北美,美国、荷兰和英国是最主要的目标市场。

  南非理查德港口动力煤现货价、欧洲三港动力煤现货价、澳大利亚纽卡斯尔港口动力煤现货价,这三大国际煤价重要指标长期以来反映国际煤炭市场情况。2018 年 7 月以来,受中国、印度以及欧洲等主要进口国需求疲软影响,全球煤炭价格缓慢下滑,三大价格指标同步下跌。但是自 2019 年 10 月起欧洲三港动力煤现货价、澳大利亚纽卡斯尔港口动力煤现货价维持平稳波动,而南非理查德港口动力煤现货价却开始上升。

  这一异常现象引起了市场广泛关注,有观点认为南非煤炭出口价格回升反映了主要出口国印度经济回暖,也有观点认为是市场参与者所采用的交易策略导致价格短期剧烈波动。我们认为价格背离反映了本轮复苏周期下全球各国经济增长差异。

  为了更好地分析三大指标背离现象,我们有必要将研究视角重新回归到指标本身:

  纽卡斯尔动力煤现货价是由环球煤炭公司为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纽卡斯尔港设计的出口动力煤价格指数。纽卡斯尔港口是澳大利亚主要的煤炭出口码头之一,其煤炭出口数量占澳煤出口总量的 40%以上。数据显示,澳煤的主要出口对象为日本(26%)、印度(19%)、中国(19%)、韩国(12%)。

  2019 年 10 月以来印度、韩国制造业 PMI 回升较快,中国、日本较为平稳,价格走势上同期纽卡斯尔动力煤现货价触底盘整,反映了亚洲国家经济回暖为澳煤出口价格在需求端提供了支撑。

  欧洲 ARA 港动力煤现货价是环球煤炭公司以荷兰的阿姆斯特丹、鹿特丹和比利时的安特卫鲁 3 个港口为基础编制的动力煤价格指数。荷兰煤炭主要出口对象有德国(43%)、比利时(15%)、法国(8%)、冰岛(6%)、奥地利(4%);比利时煤炭主要出口对象有德国(38%)、法国(29%)、西班牙(9%)、英国(3%)、奥地利(2%)。数据显示,德国、奥地利等主要欧洲煤炭进口国 2019Q4 制造业 PMI 触底回升,同期欧洲 ARA 港动力煤现货价触底盘整。

  理查德 RB 动力煤价格指数是由环球煤炭公司设计的南非理查德港口远期合同煤炭价格指数。南非煤炭产量具有较强稳定性,2011-2018 年每年煤炭供给量约 250 万吨,2018 年出口率 27%,理查德港口是南非 95%左右煤炭的出货港口。国外需求方面,印度是南非煤炭的最大买家,2017 年购买量占南非煤炭总出口量 38%。国内需求方面,南非电力部门的耗煤量占全国煤炭消费量的 50%以上。

  南非能源结构的特点是缺乏石油资源但有丰富的煤炭资源,从一次能源的消费结构来看,石油消费比例较稳定,可再生能源消费量从 2014 年起显著上升,煤炭的消费比例有所下降,但仍是南非最重要的一次能源,2018 年消费量占比达 71%,且燃煤发电占南非总发电的 92%。南非国家电力公司 Eskom 是全球第 7 大电力生产企业,供应南非 95%用电量和全非洲 45% 的用电量。

  我们选取 Eskom 电力公司发电量作为观测非洲煤炭需求变化指标。数据显示,南非国内发电量自 2019 年 2 月见底,随后开始缓慢上涨。电力需求的回升为南非国内煤炭需求提供了有力支撑。但理查德 RB 动力煤现货价于 2019 年 10 月才开始快速反弹,较国内发电量回升晚了 8 个月时间。我们认为,这段“时滞”是最大进口国印度经济复苏较晚导致的。印度制造业 PMI 于 2019 年 10 月见底,之后连续上涨至 12 月的 52.7 且增长曲线陡峭,可见印度经济正在快速走出低迷。

  因此,我们认为理查德 RB 动力煤现货价与欧洲三港动力煤现货价、澳大利亚纽卡斯尔港口动力煤现货价背离的根本原因,在于非洲、印度等新兴经济体经济复苏先于英国、德国、日本等欧亚发达国家。

  中国和印度是全球煤炭贸易市场最主要的进口国。回顾近 20 年的煤炭进口历史,自 2001 年入世以来中国参与国际贸易活动、履行国际贸易义务的步伐不曾停止。《中澳自由贸易协定》正式生效后,我国开始实施进口煤限制政策,通过向海关和主要进口商发放配额的形式对煤炭进口量进行管控,从而能够更加直接、有效地控制煤炭进口数量。

  从全球来看中国、印度、日本、韩国以及欧盟等国是煤炭进口大国。其中,中国主要从印尼、澳大利亚、蒙古等国进口煤炭;印度主要从澳大利亚、印尼进口煤炭;日韩主要从澳大利亚、印尼、俄罗斯进口煤炭;欧盟主要从美国、俄罗斯和哥伦比亚进口动力煤,从美国、澳大利亚进口炼焦煤。

  中国和印度的煤炭储量位居世界前列,但却具有更强的进口属性,原因是二者均为煤炭需求大国。中国主要依靠燃煤发电,在过去 20 年中大力发展基建、制造业、房地产投资,使得国内煤炭供不应求。而印度近几年正处在经济高速发展阶段,国家大兴基础设施建设,同时大体量的人口规模对电力供能有更高需求,故印度对煤炭的需求也极高。

  2018 年中国、印度煤炭生产量分别占全球的 46.7%和 7.9%,而煤炭消费量分别占全球 50.5%和 12%,国内产量不及需求量,故两国对进口煤有较大需求。当前我国是世界第一大煤炭进口国, 2019 年 1-10 月共计进口 16995 万吨动力煤和 6669 吨炼焦煤。

  我国煤炭资源主要分布于以山西、陕西、内蒙古为核心的“三西”地区,而消费地主要集中于中部、沿海地带。铁水联运是“西煤东运”最主要的运输方式,即由主产地“三西”经铁路发往环渤海主要港口,再由港口发往沿海或由内河到达中部省份。

  煤炭运输过程势必增加购买煤炭的成本,我们曾在 2019 年 3 月的《火车一响,黑金万两》专题报告中以山西 5500 大卡热值的动力煤为例,测算各运输环节(包括:公路倒短、铁运、海运、内河运输)在终端价格中的权重,发现煤炭产品本身价格仅占终端价格的 60%左右,第二大构成则是煤矿至港口段的铁路运费。

  与进口煤相比,我国“三西”煤炭主产区的竞争劣势在于中间运输成本过高。通过 2019 年广州进口动力煤价格与大同车板价比较,我们可以看出在加上坑口发运站至港口铁路运费前,国内煤价低于进口煤,二者价差在 50-120 元/吨左右。

  但中间运输(铁路/海运)费用大大高出这部分价差空间。因此进口煤对于我国东部沿海省份而言,价格竞争力较为显著。2019 年 1-10 月环渤海港口至华南地区的平均运价为 47 元/吨。以秦皇岛港运输至广州的动力煤为例,秦皇岛动力煤到厂价等于运价加上秦皇岛动力煤市场价,价格水平维持在 623 元/吨以上,远高于同期进口煤价格。

  投资建议:经历了长达 1 年半时间的下跌后,国际煤价已于 2019Q4 企稳。作为国际煤炭价格三大指标之一的南非理查德港口动力煤价格迎来快速反弹。煤炭作为全球主要能源品之一,它不同于原油具有国际政治属性,其更多的反映经济运行情况。南非煤炭出口价格反映了非洲/印度等新兴经济体率先从本轮全球衰退中复苏。

  印度和中国同为国际煤炭贸易市场主要进口国,澳大利亚和印尼是两国共同进口来源地。亚洲国家由于环保水平差异,中印煤炭进口价格低于日韩。印度经济企稳回升以及我国劣质煤限制政策有利于对缓解进口煤过剩压力。 2019 年 1-11 月份我国进口煤炭 2.9 亿吨,同比增长 10.2%,煤炭价格已回落至绿色 区间。相比关税政策,配额制可以更加直接、有效控制煤炭进口数量,2020 年动力煤价格有望在绿色 区间平稳运行。维持煤炭行业“增持” 评级,推荐动力煤龙头企业中国神华、陕西煤业。